寻觅中医学起源地 解读中华文明密码
 来源:淄博日报  阅读:13941次 更新时间:2023-04-28



中医学起源地的寻根与守任


中国中医科学院

首席研究员 黄龙祥 

中国第一个完整的医学体系是什么?我在多部论著与论述中都曾进行过详细论证,扁鹊医学几乎是整个中国早期医学的基石。他提出了“望、闻、问、切”四诊法,创建了血脉理论、经脉理论,发现了俞穴,建立了汤药药论,确立了虚实补泻的治疗原则,并将针灸与方药融合,几乎涵盖了古典中医针灸理论及其诊疗的全部要素。从某种程度上讲,不了解扁鹊医学,就看不清中医理论脉络,特别是整个古典针灸理论体系形成与发展的脉络。
  那么,为什么扁鹊医学会诞生并集大成在齐文化圈?哪些证据可以表明它在汉代以前就形成了完善的传承体系并至今深刻影响与指导中医学的发展? 

1扁鹊医学诞生于齐文化圈有其必然性


首先,齐国发达兵学的影响。

春秋战国时期齐国兵力强盛,军事科学发达,二孙兵法集中国古代军事理论之大成。从针具“九针”与兵器“五兵”的对比中,兵学对医学的影响便可见一斑。流传至今的图片及出土实物皆可看出,我国最早的针灸器具,堪称一套古代的微型兵器。尤其是九针之鑱针、铍针、锋针,与出土的汉以前铜镞、铜剑酷似。相关的刺法,甚至是俞穴的结构术语也不乏直接移植于兵器和兵法之例。而针灸正是扁鹊医学最早最核心的治疗手段之一。  


其次,齐国音律之学的的作用。

出土资料表明,早在龙山文化时代齐国就出现了五音萌芽。特别有意思的是,关于五音最早应用的记载也在兵学。如《六韬·龙韬·五音》和《太平御览》引《六韬》佚文,都讲到兵家所用的五音之术,《汉书·艺文志·数术略》五行类也有《五音奇胲用兵》等,辨五音成为阴阳家特别是兵阴阳家推测吉凶祸福的依据,而在扁鹊医学则用于预测生死逆顺。在有稷下学教科书之称的《管子·地员》中,不仅明确记载了五音的律数,还详细描述了五音的拟音,并与五行建立了普遍联系。孔子曾在齐国闻韶乐后三月不知肉味。由此可推,齐国音律学的发达,为扁鹊医学“望闻问切”中最具特色的“闻声”诊提供了优良的土壤。这种极具地域特色的诊疗方法,也成为今天辨识扁鹊医学的最重要指纹。

  

再者,齐国水论学说的启示。

我国古代最早的治水著作《管子·度地》中,对水的性质、曲流特性、堤防工程等治水经验做了概括,并将水分为经水、枝水、谷水、川水、渊水五大类。而扁鹊经络学说中随处可见水的隐喻,且很多术语直接移植于水系术语,这一点我在《经脉理论还原与重构大纲》中做过详细论述。正如不把《管子》放在齐文化就不能真正理解其思想一样,不把扁鹊医学放在齐文化背景下,就不能真正读懂其理论。  


同时,齐国砭石矿藏的滋养。

《素问·异法方宜论》载:“故东方之域,天地之所始生也,鱼盐之地,海滨傍水,其民食鱼而嗜咸……其病皆为痈疡,其治宜砭石,故砭石者,亦从东方来。”齐地近海而民病多痈疡,主要治疗方法是针砭,但针刺工具砭针极易损耗,特别是细而长的砭针,需要有充足的原料供给才能保证可持续发展。而齐国在自然资源上,有丰富而优质的砭针材料——高氏之山。以山东为中心的大汶口文化遗址是砭石出土最多的地方。可见地理环境与医学特点有着内在关联。
  此外,齐国早期的鸟图腾文化,是扁鹊鸟首人身形象生成并流传的一个有力证据,迄今出土的汉画像石扁鹊、仓公针刺图都在山东出土。
  所有这一切,都为扁鹊医学的诞生与发展备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胞宫。

2扁鹊医学从未失传而是获得了新生


  扁鹊医学在齐文化土壤中诞生后,迅速形成完善的传承体系与清晰的师承脉络。
  史料记载,扁鹊首开中医教育之先河,亲授弟子就有子阳、子豹、子同、子明、子游、子仪、子越等。这些弟子在传播扁鹊医籍与医术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西汉公孙光、公乘阳庆、淳于意等名医,皆是扁鹊医学代代相传的见证。淳于意不仅进一步发展了扁鹊的脉诊学、针灸、方药,他还像扁鹊一样极为重视中医人才的培养,是西汉收徒最多的名医之一,其中有名望、有成就的弟子就有10余位。
  扁鹊医学就在这样不懈传承与完善中呈现集大成式的发展,影响力逐渐辐射全国,成为汉代以前医坛上独领风骚的一朵瑰丽奇葩。成都天回汉墓西汉医简的出土,便是扁鹊医学由齐入蜀的有力证明。甚至西汉著名的“盐铁会议”,也从扁鹊医学引经据典。
  令很多人不解的是,如此璀璨的医学光华,为何在汉代以后迅速销声匿迹?
  事实上,扁鹊医学并未失传,而是在“独尊儒术”与“黄老之学”的时代主流思想洪流影响下,穿上了《黄帝内经》的马甲,以另一种形式获得了新生。
  《黄帝内经》与扁鹊医学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正如仲景《伤寒论》与扁鹊医学的伤寒学说的关系一样。在《黄帝内经》中,扁鹊医学以两种形式被整合:与新理论框架相容的被直接采用;与其不合的则作为素材被改编以适用。在这个统一的理论体系下,改编还包括语言转换——将地方齐语替换成通用语,如“巨阳”改作“太阳”。一些地域性过强的理论或医术因不具普及的条件则可能被放弃,例如在扁鹊医学中极为重视的闻诊。如此,便可全然解释,为何《黄帝内经》没有收录闻诊,而其后的《难经》仍有闻诊专论,更晚的扁鹊医学传人谢士泰的《删繁方》更有闻诊详细的临床应用记载。
  整合后的结果是,扁鹊医学得到了比先秦时期向燕赵、巴蜀地区自然传播更加广泛的传播和更加广泛的应用。
  扁鹊医学的名字虽没入历史长河,但它对医学与人类的影响与贡献却力透千秋。

3扁鹊医学集大成之地最有研究价值


  如同对管子的完整解读必须将其放到齐文化圈一样,对扁鹊医学的研究,只有把里籍、医籍和历史地位放在一起,才能真正打开它的密码,发现一个又一个令人惊喜的宝库。
  扁鹊是中国医学之宗,其学术思想集大成于齐都临淄,并在这里最早形成完善的传承体系,让济世惠民的火炬燎原全国。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不了解扁鹊医学,就看不清中医理论的脉络,特别是整个古典针灸理论体系形成与发展的脉络。而对古临淄这方水土的探究,包括兵学、音律学、图腾文化、自然资源、国都文明等领域的探究,对于当下更好地理解与应用扁鹊医学将助益良多。
  2016年齐文化节上,我被淄博人对中医学的热忱与执著打动,受邀到齐都临淄就扁鹊医学的传奇与传承做过专题报告。今年齐文化节上,欣慰地看到“寻觅中医学起源地·临淄高峰论坛”规格有了进一步提升。由淄博市委宣传部、临淄区人民政府、淄博市卫计委、市教育局、市文广新局、齐文化研究院、淄博报业传媒集团、第十五届齐文化节领导小组,市中医药管理局、临淄区卫计局、临淄区人民医院、齐都药业等组成的庞大主办承办阵营中,实现了官方牵头、医疗部门实干与主流媒体呼吁的优势联合。这种对中医学起源地价值的全市性重视,也让活动的权威性、公益性与持久性得到了有力保障。
  此次论坛中共设了三项主题:扁鹊医学的历史地位与传承;扁鹊医籍著述地域考察;扁鹊遗迹考察及里籍辨析。将里籍一项放在最末,我认为这种排序,不仅反应了淄博对扁鹊里籍的自信和睿智,也反映了淄博完整解开扁鹊医学密码,让中医学认祖归宗,真正成为打开中华文明宝库钥匙的雄心与决心。
  中医学的发掘与传承是时代大任,热忱、执著与专业同等重要,缺一不可。
  愿“孔孟化民 扁仓济世”的大道上,重现2000年前稷下学宫“百家争鸣”的大国胸襟,与齐国故都“摩肩接踵”的大才盛景。


扁鹊医学铸就健康中国基石


中华中医药学会

副会长 曹正逵

中华中医药学会

常务理事 高文柱

一带一路中医药

办公室副主任 

李昕雪


这样寻找中医学起源地的高峰论坛,在全国为数不多,作为中医人实在是可喜可贺、可圈可点,意义深远。
  学术问题的争鸣是越辨越清晰,此次高峰论坛就扁鹊医学的历史地位与传承、扁鹊医籍著述地域考察进行了深入探讨。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黄龙祥教授独到的理论非常正确,齐国发达的兵学、音律之学、丰富的砭石材料和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为扁鹊医学在齐文化圈的集大成,备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良性土壤。
  “稷下学宫”是世界第一所官办高等学府,扁鹊的医学体系正是在“稷下学宫”全面完成。时下有一种观点认为:稷下学宫重建之日,就是中华民族复兴之时。作为第一个被载入正史的名医,扁鹊提出了“望、闻、问、切”四诊法;创建了血脉理论、经脉理论,开创了“独取寸口”诊脉法;发现了俞穴;建立了汤药药论,确立了虚实补泻的治疗原则;并将针灸与方药融合,几乎涵盖了古典中医针灸理论及其诊疗的全部要素。陆贾《新语·术事》载:故制事者因其则,服药者因其良。书不必起仲尼之门,药不必出扁鹊之方。虽本句为否定句,但实际上是说医术基本上出自扁鹊之门。《淮南子》载:昔者冯夷得道,以潜大川;钳且得道,以处昆仑;扁鹊以治病,造父以御马,羿以之射,倕以之斫。所为者各异,而所道者一也。在《淮南子》作者心目中,扁鹊和羿、倕一样,是开山祖师,是当之无愧的医学之宗。
  医宗立、中医兴,经过深入探讨,此次论坛一致认可扁鹊为中国医学之宗、一致认可扁鹊医学思想集大成于齐文化圈、一致认可古齐都临淄具备中医学起源地的核心特征。


扁鹊确为中医外科之祖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

血管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杨博华

扁鹊精于内、外、妇、儿、五官等科,应用砭石、针灸、按摩、汤液、热熨等法治疗疾病,是“中国的医圣”、“中国医学的奠基人,其发明的砭石、砭针是最早的外科手术器械,确为中医外科之祖。
  《战国策》载:“人之所以善扁鹊者,为有痈肿。”《盐铁论·大论》:“扁鹊攻于凑理,绝邪气,故痈疽不得成形。”可见,痈肿和痈疽在当时是常见病症,扁鹊尤为擅长。扁鹊治疗虢太子尸厥之时,“使弟子子阳厉针砥石,以取外三阳五会。有间,太子苏。乃使子豹为五分之熨,以八减之齐和煮之,以更熨两胁下。太子起坐。”时至今日,扁鹊使用的热熨法仍为中医外科常用治疗手段,砭石之法也衍化为两种方法,一为按摩刮痧之法,现已走入寻常百姓之家,成为日常养生保健之方;一为切开或穿刺排脓法,现在已经演变为浅表外科手术。
  此外,《扁鹊传》中载:“扁鹊名闻天下。过邯郸,闻贵妇人,即为带下医;过雒阳,闻周人爱老人,即为耳目痹医;来入咸阳,闻秦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随俗为变。”可知扁鹊除内、外科外还擅长妇科、老年病、五官科及儿科,是当之无愧的医学之宗。 

临淄为中医药学经典原创地


北京中医药大学

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贵君


扁鹊是中医学的宗师。扁鹊在行医过程中,认真总结前人和民间经验,结合自己的医疗实践,在针灸、诊断、病理、辨证施治等方面对祖国医学做出了卓越贡献。中医学界历来把扁鹊尊为我国古代医学的宗师和医圣、古代中医学的“奠基者”。可以说,扁鹊集前人中医学之大成,是系统中医学发展的先驱。故司马迁曰:“扁鹊言医,为方者宗。守数精明,后世循序,弗能易也。”
  学术界普遍认为:中医药的四大经典之一《难经》是扁鹊的著作。扁鹊医学起源于齐国,而临淄是齐国的首都,《难经》就是这一时期有可考文字记载的传世之作,是中医学传承的源头。
  扁鹊医学成熟于临淄,这里是五千年齐鲁文化的原创地,而齐鲁医药学是齐鲁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扁鹊医学是齐鲁医药学之根。可以准确地说,扁鹊医学在我国医学史上占有承前启后的重要地位,对我国医学发展起到了引领作用。因此,继承扁鹊医学,发展传统中医药科学技术、弘扬齐鲁医药文化,是中医药传承创新、服务健康的历史使命和时代赋予的神圣职责。


扁鹊是无可争议的医学之宗


河北省中医药科学院

副院长 曹东义


  我最早是为里籍研究扁鹊,先后出版了《神医扁鹊之谜》、《扁鹊文化与原创国医》等论著,然而随着研究逐渐深入,却发现里籍其实是最次要的部分,因为扁鹊对整个中医学的奠基地位,以及对人类健康的杰出贡献,值得天下万世景仰。
  《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载:“扁鹊言医,为方者宗,守数精明,后世循序,弗能易也。”从中可推断出,自春秋末年起,扁鹊之学一直为历代医生所遵循,不可更易,医学之祖不是岐黄,而是扁鹊。需要强调的是扁鹊的生活年代,《史记·赵世家》载“扁鹊诊赵简子”,这件事发生在公元前497年之前,所以扁鹊不是生活于公元前407-前310年。并且战国中期以前尚无黄帝及其群臣传说,学术上的黄老学派,一致意见也是出现于战国中期,而《黄帝内经》的撰写不会早于黄老学派的产生,所以先有扁鹊医学后有《黄帝内经》。
  同时,《史记·扁鹊仓公列传》载:“至今天下言脉者,由扁鹊也”,这是后世将扁鹊视为诊脉发明者的依据所在。而脉是什么?脉是中医学的“命脉”所在,是中医学的魂根所在。虽说扁鹊医学因《内经》、《外经》失传而难见其全,但王叔和《脉经》中引用的扁鹊阴阳脉法、扁鹊损至脉等论述,其关于呼吸与脉行速度的精确推导,真实印证了扁鹊“守数精明”的核心特征。
  扁鹊是中国医学之宗,这一地位无可争议,也永不能更改。

扁鹊值得天下万世景仰


山东中医药大学

教授 刘更生

当前中医学界正在经历一件非常沉痛的事实:把祖宗弄丢了。
  从中医学教科书到民间传说,提起扁鹊都是两个字:神医!神医是什么?我们身边医术高超的大夫都可以被大家尊称“神医”。上下五千年,神医可以数出很多很多个,但扁鹊为医学做出的独有贡献,却并非“神医”能够望项。因此,用“神医”定位扁鹊,是十分不确切且不尊重中医历史的。
  扁鹊是我国第一位被正史立传的医家,在中医学界的地位不需要今人做任何争议,司马迁早就在《史记》中给出了清晰的答案:“扁鹊言医,为方者宗,守数精明,后世循序,弗能易也,而仓公可谓近之矣。”在古代,医学被称为方技,扁鹊为方者宗,就是实实在在的中国医学宗师啊!我们今天要复兴中医学,首先该做的事,就是先把扁鹊的学术地位理清楚,把祖宗认明白了,正本清源了,才能让中医学在济世惠民的大德大道上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中医不只是中医人的中医,更是老祖宗留给全天下人的宝贵财富。扁鹊开创了中医学,他不只属于某一地,不只属于某一时,而是属于整个中医,属于整个人类!扁鹊,不仅值得每位中医人景仰,而且值得万人景仰,值得万世景仰!

中医溯源是齐医


山东省中医药博物馆

馆长 刘川

中医博大精深,发展至今成为现代医学中独树一帜的重要流派。对中医的继承发展,和其他具有传承性的科学实践体系一样,要明确源流。搞不清何为源,何为流,就可能偏离发展方向,被消解、被异化,最终被毁灭。这把作为打开中国传统文明宝库的钥匙,就可能变形,就可能无法发挥好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在重大疾病治疗中的协同作用、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
  中医的源头和所有科学一样,在于其独有的认识论和实践凝练的对客观存在的基本认识。概括起来不能绕过的几个核心包括管子精气学说、邹衍天人合一和阴阳五行学说、气血学说等,其应用于医学正是在齐医中实现的。
  正是“精气生万物”的客观认识,支撑着中医整体论、生成论、以和为贵以平为期的学术基础;正是邹衍天人合一阴阳五行的思维方法,启发着中医通过脏腑气血和运气流注辨析、解决复杂健康问题的思路;正是扁鹊“擫息脉血而知病所从生”的诊治体系,引领着中医辨证论治,合理研究应用各种理法方药的实践,“为方者宗”,“弗能易也”。
  阴阳五行、天人合一进入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引起了科学界的争议,但理越辩越明,经过争论,认为阴阳五行还远远不能被现代科学替代的声音还是保留了下来,这个体系并不是朴素的而是具有高度理性价值。这为中医在自己的理论干流上健康发展提供了支持。

文物作证:郑阳应在齐都郊


中国先秦史学会理事、山东大学兼职教授、潍坊市博物馆研究员 孙敬明

在研究齐国军事战略防御格局时发现,大凡重要城邑,不仅是当地政治、军事,亦是经济文化之中心。如平阳、城阳、郑阳、平陵等。古文字中,“鄭”字一般写作“奠”,至春秋晚战国时期才逐渐缀加“邑”部偏旁。并且古地名如“宁阳”,汉代文献与西周金文或省称作“宁”。故《扁鹊传》中的“郑”,极有可能是齐国金文、陶文中出现频率极高的“郑阳”。
  “郑阳”在何处?记载齐伐燕之役的著名文物陈璋两壶,其铭刻中就有“郑阳陈得再立事岁”;而此人和地名不仅在临淄,且于平阳(今新泰)陶文中亦高频率出现,据此推断陈得既为齐之军事首领,亦曾任职监督过官府制陶行业。临淄城郊制陶业最称发达,齐国占据平阳,从临淄城郊征调士卒民众,“作内政而寄军令”,平日从事生产、制陶,战时从戎。郑阳陈得里籍位处齐都近郊,熟悉制陶行业,故于平阳监督制陶,战时则为军事首领。结合齐国都城军事防御格局,其南为王陵长城;东有安平、城阳;西有画邑、棘里;北有千乘。遂推断郑阳盖在大城北郊,千乘之南矣。

强盛齐国孕育中医学文化


淄博万杰医院创始人、国医大师金世元弟子 孙启玉

相传,扁鹊兄弟三人行医,大哥治未病,二哥医小疾,而扁鹊专攻疑难病症。传闻不可考据,但可以推断出,当时的医学已发展成一定体系。
  对于扁鹊医学的传承与扁鹊医籍,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何爱华教授曾做了大量研究,他研究过多个地方,最后着眼于临淄。中医之发展,十分讲究师徒授受、脉脉相承,扁鹊的经脉医学传承到汉代,代表人物就是西汉著名医家淳于意,他是西汉初年齐国临淄人,因其曾任太仓令,故世称“仓公”,司马迁在史记中,也充分肯定了扁鹊在医学上的宗师地位,指出淳于意的医术是从扁鹊那里传承来的。
  从史记及先秦的一些典籍中,可以看到扁鹊带有传奇色彩的一生。扁鹊精于内、外、妇、儿、五官等科,应用砭刺、针灸、按摩、汤液、热熨等法治疗疾病,创造了望、闻、问、切的诊断方法,奠定了中医临床诊断和治疗方法的基础。当时扁鹊所处的年代,正是生产力迅速发展和社会发生着激烈变革、动荡的年代,也是人才流动、人才辈出的时代,各国的竞争机制,形成了一个尊重人材、招纳贤士的社会风尚,这也是扁鹊游历各国的原因,他在赵为妇科,在周为五官科,在秦为儿科,名闻天下。
  中医学的起源地正是古齐国临淄。临淄作为齐国故都,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史书记载,战国时期,齐楚燕韩赵魏秦中,齐国强盛,经济的繁荣、文化的昌盛,为医药进步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为扁鹊医学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临淄有显著的扁鹊里籍标识


临淄区齐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 姜健

首先,关于“卢医扁鹊”,我很赞同吴鲁辉医生提出的“卤、虏、卢”三字古音通假的观点。《水经注》、《读史方舆纪要》等皆提到:临淄城世谓之“虏(卤)城”。临淄2000多年前濒临海湾,地多盐卤;又曾在伐燕之战后虏其民实诸郭,因此,“lu城”之名有可靠的历史证据。

其次,我认为扁鹊的里籍郑阳,大概是指蒦阳,即临淄凤凰与朱台交界处的桐林田旺遗址。该遗址春秋时称棘邑,战国称蒦邑、画邑、澅邑。蒦,同“扈”。棘扈,又名窃丹,是一种类似野山鸡的小鸟。上古东夷地区信奉鸟图腾,而临淄属地就是少昊鸟国管理农业的九个以扈鸟为图腾的部落之一。窃丹,与“鹊”读音相近,“扈”与“扁”字形接近。并且扈鹊的肉可以治疗眼疾,由此演变为治病救人的“扁鹊”名号可谓十分契合。
  再者,扁鹊真名秦越人,临淄周边不少地名都与秦有关。如临淄西有渑水,又名“汉溱水”;渑水的上源东岸、临淄城小城内,有“桓公台”,魏晋人称为“营丘”,“营”与上古嬴姓秦姓有关;临淄西、今天黄河河道东,有周代齐国城邑“秦周”,似在今周村或高青一带;秦国先人最早是从山东西迁御戎或流放,秦的远祖之一伯益,曾在临淄东北的寿光、青州市(原来益都县的一部分)一带活动;天回汉墓出土医简多用“敝昔曰”开头,敝姓在临淄也有人名可考,如齐景公时齐国著名勇士敝无存;天回汉墓墓主人经考证为景氏,齐国国君齐景公的支子即以谥号之“景”为氏,景丑、景春,为其后裔。
  综上所述,我认为齐都临淄有着显著的扁鹊里籍标识。今天长清、任丘、临淄三地的扁鹊里籍之争,恰恰说明了扁鹊医术高明医德高尚,深得百姓爱戴。

唯有里籍临淄 史记才不矛盾

淄博市中医院相关负责人以及扁圣书院学术部负责人:完全赞同李伯聪先生、黄龙祥老师、刘更生老师等前辈的观点:扁鹊医学是最早的医学学派,他的建立早于岐黄医学。扁鹊医学起源于齐文化圈,扁鹊医学并未失传,而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于现存医学文献中。扁鹊不应该定位于神医地位,而应该如司马迁所说定位于医宗地位,或者称为医圣、医祖。
  在研究扁鹊的过程中,后人对扁鹊的里籍有分歧,一主“郑”,一主“卢”。但我通过文献研究,认为二说实为一说,齐国的“郑”在齐都临淄,而临淄又名“虏城”,也即扬雄所说的“卢”。卢与虏二字为古音通假,二者等同。这也符合西方所说“奥卡姆剃刀”原则: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只有按照何爱华老师几经转变后的最终观点,把扁鹊里籍定在临淄,才能合理地解释《韩诗外传》、《史记》、《说苑》、《法言》等史料记载中的所有原始文献,而无需各执一词,聚讼纷纭。
  民心亦可作证。在鸟图腾影响深远的齐国故土淄博,扁鹊在百姓心目中不仅仅是医学祖师,更是像姜太公一样,发于本土、护佑本土的神宗力量。人们希望并相信它能在自己遭遇疾痛时不受任何阻碍地翩翩飞来,用像鹊喙一般又尖又细的针具为自己妙手回春。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科苑东路1号综合楼中国地名学会

电话:010-80206791;传真:010-65126979

邮箱:wk57888@sohu.com

中国地名学会网

版权所有:中国地名学会网

京ICP备15033175号-3  技术支持:圣辉友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