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名旅游
山西民歌里的国风传统
阅读:2052次 更新时间:2022-06-05

山西民歌里的国风传统

温锁林

2022年06月05日 | 来源:光明日报




      “世界民歌看中国,中国民歌看山西,山西民歌看左权。”山西是民歌的海洋,全省百余县,几乎县县都有自己的民歌。已经收集整理的山西民歌多达两万余首,有“山歌”“号子”“小调”和“套曲”四大门类。流行于山西东部太行山区的“开花调”是山西民歌的一张响亮名片。

开花调因歌词的上句常用“××开花”起兴,用下句点题,故此得名。开花调主要分布于左权、和顺、武乡一带,以左权最为著名。2006年,左权开花调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左权民歌开花调是记录当地人民生产生活的艺术史诗,是原汁原味的民间文学艺术,至今活跃于当地百姓生活当中,凝聚了世代劳动人民的生活与智慧。开花调除曲调优美外,其歌词同样具有鲜明的语言特色与艺术价值。

开花起兴成标记,上接国风有传统

开花调歌词每一小节往往用“××开花”打头,具有多重功用和很高的语言价值。

首句“开花”只是一种托物起兴的咏叹方式,并非仅指植物的开花,一切所见之物,特别是日常用品和器物均可“开花”。如“门搭搭开花不来来,门外走进俺哥哥来”“玻璃开花里外明,远远照见俺圪蛋儿亲”“油灯灯开花一点明,小酒盅挖米不嫌你穷”等等。这种以“开花”起兴的方式正是《诗经·国风》中常见的“兴”的创作手法。

打头的“开花”句还有定韵功能,即给下句规定韵脚。开花调的歌词一般以两句为一韵,两句一起一落,合辙押韵,朗朗上口。下一唱段再以“开花”起兴,可接上段的韵脚也可换韵,十分自由。《想亲亲》就采用了接韵和换韵两种方式,其前两段和最后两段歌词就是接韵:“(男)想亲亲想得我手腕腕软ruǎn,拿起个筷子我端不起个碗wǎn。(女)想亲亲想得我心花花乱luàn,煮饺子我下了一锅山药蛋dàn。……(女)雪花花落地化成了水shuǐ,至死也把哥哥你随suí。(合)咱二人相好一对对duì,切草刀铡头不后悔huǐ。”这种两句一韵的形式可能与该民歌起源于男女对唱有关。这种自由接韵的方式也铸就了同一首民歌版本不一的特点,因为对歌时可根据需要即兴发挥,“做甚唱甚,想甚唱甚”,所唱内容可长可短。这一点酷似陕北民歌信天游,可以自由发挥而内容长短不受限制。左权开花调与陕北信天游都是西北地区劳动人民创作的民间歌谣,却与两三千年前《诗经》中的“兴”一脉相承,可见其民歌传承历史之悠久。

衬词衬句传神韵,一呼一唤总关情

开花调歌词的语言还有两个独具地域色彩的特点:

其一是歌曲中常用衬词衬句。如“啊格呀呀呆”“(小)亲圪蛋儿”等。歌词里嵌入的这些韵味独特的衬词衬句,兼有爱称、抒情、感叹等多种表情功能。把当地原生态方言的衬词衬句配以多变的高低快慢的吟唱,给歌曲增添了无尽意味。《灯碗碗开花在窗台》的四节歌词后都有一句“亲呀亲呀格呆呀格呆”的衬词衬句,活泼俏皮,生动传神。比如,“杨柳树开花把手摆,东村的哥哥他到俺村来,石榴花摘一朵头上戴,哥是个好小伙妹妹爱,亲呀亲呀格呆呀格呆。”歌词的作用是表情达意,而随后的衬句兼具传情与传神之效,给人以百转千回、余音绕梁之感。

其二是歌曲中常有呼语“妹妹呀”“哥哥呀”作衬词插入歌词中,仅仅以亲哥蜜姐的呼唤语来解读恐怕难解其中真味,因为这些呼语同时还是男女互动的“传感器”与情感的“调色板”。《樱桃好吃树难栽》是一对恋人的对唱,歌词里就加上了“妹妹呀”“哥哥呀”这样的呼语性衬词,既能凸显恋人间的柔情蜜意,也增加了对歌时的互动感与画面感,精妙而传神。比如,“(男)樱桃好吃树难栽,有了那些心思(妹妹呀)口难开。(女)山丹丹开花背洼洼开,有了心思(哥哥呀)慢慢来。”

此外,左权民歌里的方言词语,特别是叠音词,不仅给歌曲增添了地域特色,更具有特殊的传情达意功能。比如“酸枣枣、画人人、辣角角、土炕炕”等含有叠音成分,“圪顶(膝盖)、眊(瞧、看)、亮晶晶(响亮)、亲圪呆(亲爱的)”等都是方言词。

场面写真动态化,乐观喜庆显民风

左权开花调有活脱脱的生活场景描述与烘托,艺术性地将人物、场景、情感融为一体,是很有品位的语言艺术创造。比如《亲圪蛋下河洗衣裳》:“亲圪蛋儿下河洗衣裳,双圪顶(膝盖)跪在石头上。小手手红来小手手白,搓一搓衣裳把小辫儿甩。……”这首歌就像一幕逼真的情景剧,其中既有少女河边洗衣裳偶遇情哥哥的故事发生地,又有少女双膝石上跪、边搓衣裳边甩小辫儿、河边把头抬等动作描摹,生动传神,富有画面感。

左权民歌的叙事,在场景描摹上也很讲究章法与层次,动静分明,外景烘托与内情激发巧妙糅合。比如《杨柳青》:“一不滩滩杨柳树一片一片青,一丛一丛山桃花(哎呀呀呆)好像胭脂云。一弯一弯清泉水甜呀甜津津,一山一山好风景(哎呀呀呆)看呀看不尽。一群一群金翅鸟飞呀飞出林,一串一串银铃声(哎呀呀呆)亮呀亮晶晶。一不滩滩杨柳树正呀正年轻,一丛一丛山桃花正是好青春。一山一山好风景醉了咱的心,一弯一弯清泉水(哎呀呀呆)映出满天星。一步一步相思情穿过桃花云,一颗一颗女儿心(哎呀呀呆)融进杨柳青。”这首歌表达的是妙龄少女由春日美景而激发的少女情。与开花调常用的起兴不同,这首歌用的是“敷陈其事而直言之者”的“赋”的写法,把歌者所见、所闻、所思用三段排比句渲染出来,巧妙呈现了三个鲜明的表达层次。

第一段是静态景物的描摹,青青的杨柳树、盛开的山桃花、甜甜的清泉水、看不尽的好风景,宏大的视野下一派春日美景。第二段是动态场景的呈现,金翅鸟飞出林,鸟儿在鸣叫,少女省悟了青春。第三段是对少女内心情感的描述,由美丽风景到醉了心,巧妙地刻画了女儿相思情的激发再到相思融入春日美景的情感律动,由外景到内情的过程自然天成。这一屏一屏的春景,由静到动,由景到人,好似影视中的快镜头,展示的是一幅幅优美的风景画,给听者带来的是视听觉冲撞的震撼效应。

晋西北民歌反映的多是走西口、去口外的生活,男女间难舍难离的表白是其主流,呈现出一种忧伤苍凉的风格,如“万般出于无其奈,扔下亲人走口外”“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挑苦菜”。左权民歌则以喜庆欢乐为主调,表达了劳动人民在艰苦环境与苦难岁月中对美好生活、幸福爱情的向往和期盼,反映了当地人民乐观向上的精神品质,具有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即便是“打酸枣”这样的事情,也能显现出艰苦生活中那一点点喜庆的味道:“这一山山望见了那一山山高,那山上那个酸枣长呀么长得好。叫一声那妹妹快呀么快些走,掂上你那个篮篮咱就去打酸枣。”

民歌是最能代表和体现某个地域人民生活状态与文化特色的有声符号,左权民歌开花调的语言独具艺术价值,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并充分发掘和利用。

(作者:温锁林,系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225号(综)301室

电话: 010-65135566转2711 传真号码:010-65126979

邮箱:服务邮箱:zgdmxh@126.com舆情邮箱:eco_build@126.com

中国地名学会网

版权所有:中国地名学会网

京ICP备15033175号-3  技术支持:圣辉友联